抚州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IT业界 > 正文内容

温柔阎王粗鲁妻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29章 黄连苦不及心里苦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抚州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第329章 黄连苦不及心里苦

    沈莫言没有想到,古太医的动作很快,而那牢房的牢头也相当的积极,显然古太医的到来,让这些人有了顾及,毕竟上头有人来关心,那么就意味着沈家有可能会从这里走出去的可能。

    当牢头小心翼翼的端着两碗药送来时,原本高兴的沈家兄弟此时却看到父亲紧皱着眉,盯着药碗不语,等问清楚后,沈莫言黑着脸,十分不悦,吓得牢头赶紧回头硬着头皮将一碗药递给沈莫言,另一碗药给沈家兄弟,让其给沈老将军喝。

    沈莫言盯着殷勤的牢头手里的药碗,不敢相信的再次啰嗦的问道,“牢头,你确定这药是给我的?”

    “沈将军,确是给你的,你莫要为难小人了,古太医特意说的,晚饭后一定要将军喝下!”

    牢头无奈忽闪忽闪着那双贼不出溜的小眼睛,本是按照古太医的话说的,可为何用这探索,研究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让他有些胆小,心里其实害怕的很,本来只想让这爷赶紧将药拿去喝,可牢头越是着急,这沈莫言确是越淡定,反而对着这药越是的有兴趣。

    虽然,沈莫言知道他们不敢害自己,可是,为何要喝药?不明白这古太医是何意?难不成古太医给自己的是解药?不对,此毒虽然是慢性毒,可是解法十分复杂,就算谢老在这,恐怕要解此毒也不易。但是这药又为何给自己?

    毕竟此时沈莫言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要喝药。正是因为此时特殊,有些是也不得不房!

    但是,又为自己的多疑,感到好笑,就一碗药,有什么好怕的,就是在难喝,再苦能苦过黄连去。

    沈莫言对于自己的胆怯不由好笑,堂堂的将军,不怕死,不怕受伤,却对着药发愁。

 &n难治性癫痫bsp;  不管有多苦多难喝,哪还能及得上自己心里苦,明明有情要装作无情,有爱不敢去爱,有话不敢说,这滋味才是折磨着自己的神经,再这样下去不崩溃才怪。

    虽然,知道憋在心里的感觉不好过,可是,若是说了恐怕就不只不好过,而是难过,所以,当看着沈丹阳和沈丹峰服拿走另一碗药准备给父亲喝时,自己也就放心的接过碗,毫不犹豫的端起准备喝,没想到这时沈丹阳因不放心不由多嘴问了句,“古太医,给开的什么药?”

    牢头见沈莫言已经张嘴要开喝,这时才说道,“黄连而已!”

    话落,同时沈莫言将药已经倒进口里的黄连全部都喷出,正好都喷到牢头的脸上,顿时那黄黄的药汁,弄的牢头满脸真是揪着眼鼻那个憋屈,暗自道,早知道就晚会说了!

    沈丹阳和沈丹峰,顿时石化了,看着老爹那目光和一脸狼狈不堪不敢发火的牢头,顿时忍不住想要大笑,可被沈莫言的目光吓到,生生的憋着,那两张小脸憋的红红的实在不忍看。

    “滚!”

    沈莫言一声从地狱的咆哮,让牢头真的狼狈的顾不上埋怨,用衣袖擦去额头上的,脸上的药汁连滚带爬,冲出牢房。

    沈丹阳和沈丹峰此时看着自己父亲那阴沉的脸,不知说什么好,赶紧让祖父将要喝了,又替祖父倒了碗水,没想到祖父喝完,手拉住沈丹峰不放,嘴里啊啊的直叫,这让沈丹峰一头雾水,还好沈丹阳想到可能是祖父要如厕,但又说不明白,不由对祖父问道。

    “祖父,是不是要解手,我帮你!”

    沈汉良点点头,任由两孩子扶自己起来,那喝完药抖得手战战克克,抖的厉害,没办法用劲,多亏两个孩子有武功在身,扶起来不费力气,可是,毕竟是个孩子,让沈汉良还是有些心疼,所以,对这还在那黑脸的沈莫言直啊啊,不听的叫唤。

    沈莫言看到,不由收起自己的脸色,冲过去对两个孩子承德羊羔疯应该如何治疗说道,“丹阳,丹峰我来!”

    沈丹阳将两孩子撵走,自己照顾沈汉良如厕,这时的沈汉良才消停不在嚷嚷。

    在牢房的一角,有个木盖盖着的大木桶,专门用来如厕的。

    不一会,老将军如厕完后,黑着一张脸回来,沈家兄弟不由纳闷,祖父这是怎么了?

    沈家兄弟眼见祖父被沈莫言放到稻草上,不由松了口气。

    还好空气中浓浓的药味,将那尿味冲淡,也让憋着气的老将军狠狠的猛吸一口气,可是,脸色却是更加的阴沉。

    何时沦落到这个地步,所以,当沈莫言刚直起身来,正要离开,却不想,依靠在墙边的老将军,不由将右手费力抬起就挥向沈莫言。

    老将军此时手脚都不利索,虽然打到确是没有打疼沈莫言,可沈汉良的态度让沈莫言不但沉默,还任由沈汉良一边直啊啊,嚷嚷着捶打着沈莫言,可因受不能随意,所以,对于沈莫言来说根本就是打跟没打一样,但是,看着嘴角都气歪的沈汉良,不由眼神中带着愧疚。

    沈莫言开口道,“爹,我知道你怨我不争气,但是,你的身子要紧,莫要气坏了,一切事情都有我在,你放心!我……”

    沈莫言的话未落,沈汉良的嚷嚷声更大,手使劲的想要给沈莫言一个巴掌,可惜只能打在身上。

    沈家兄弟这一看不由纳闷,对这祖父劝解道。

    “祖父,不管爹爹,有什么错,你现在别生气,等你病好了,怎么打都行,祖父!”

    沈家兄弟原本是想给父亲解围,却不想被冷脸的沈莫言呵斥,“闭嘴,这不需要你们两个,一边呆着!我和你祖父还有话说!”

    沈莫言一个眼刀射过去,沈家兄弟不由赶紧离开战火之地,顺便看了崇左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眼牢外的牢头和几个衙役正在那偷偷的观看,两兄弟不由沉下脸来。

    沈莫言见两个儿子都走了,顺势屈膝跪地,任由沈汉良的捶打,两人这样的高度,沈汉良轻松打在沈莫言的脸上,这一下沈汉良不由高兴的任由这手拍打着沈莫言,嘴里直痛苦的啊啊啊的嚷着,不知是高兴还是哭泣训斥,也不知为何,那沈家兄弟看到时都傻立在身后,眼神中满是不解。

    听着祖父嘴里直痛苦啊啊的直叫,脸上怎么看都向是控诉着什么?

    再加上沈莫言跪地任由沈老将军在那不语,这让沈丹阳和沈丹峰纳闷,爹爹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他们,本来还想规劝祖父,此时两人不由立在那静观其变。

    沈家两兄弟见父亲足足被打了七八分钟后,不由出声再次劝道,“祖父,是不是爹爹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祖父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爹爹要是有什么错惹你生气,你先忍忍,等你现在病好了,再说,祖父你可千万别急着生气!”

    “是呀!爹爹,你给祖父认个错吧!祖父他现在都这样,别气太过了!”

    话刚落,却见沈汉良不打了,那呜呜哭泣的样子,好似有都大的委屈,无处发泄,这样一幕,让沈家兄弟更加纳闷,这祖父和父亲闹的是哪一处。

    几人都纠结着,没见到那牢头和衙役,互相微变的目光,一个衙役,悄悄的离开,直奔太子殿下所住的宇晨宫。

    ……

    候影春小心翼翼的给东方睿倒了杯茶,那蒙面的纱巾下,惶恐不安的眼中有一丝恐惧和害怕。

    侯夫人及时将方法传来,也让候影春松了口气,原本想着先见太子妃,却不想被人打发回来,说太子妃已经睡下,请她改日再来。

    候影春知道,这是她们的推脱,不过是不想自己见罢了,但是,到底是太子的意思,还是太子妃的意思,候影春拿不准。

&n开封较好的癫痫医院bsp;   这身边又没个能帮着自己的人,此时,候影春只能硬着头皮来到这太子跟前,殿内除了两个太监,便是自己和太子,也不知这天刚黑,他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招来目的。

    候影春思量着要是太子有不轨之心,自己该如何做,才能躲过去,想到那江月,自己此时不知为何,竟然发现心里迫切的想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定会给自己

    出个主意。

    东方睿知道这候影春的小心翼翼,但也是觉得一个女孩进宫被这威严的气派吓到,虽然,看着奏章可是,根本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心里想着如何让这候影春将面纱摘掉。

    虽然,她带着让自己充满了兴趣,可是,还想看看这面纱下的美人脸,这忙了一天,松松筋骨还是有意身体健康,可是因为此时不宜欢愉,实在这心发痒。

    “侯小姐,可是累了!”

    东方睿这一开口让走神的候影春吓了一跳,不由顺嘴回道,“没有,殿下才是劳累,时间不早了,殿下要不先休息,我……”

    候影春,想说我去给你铺床,可这话到嘴边又咽下,这怎么感到自己有点像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床,这原本想要逃离这地,却不想候影春发现,自己这一开口,脸上满是尴尬,羞涩,自己都想撞墙去。

    怎么自己往床上撞,怕什么,来什么?真是猪脑子,正骂自己笨时,就听的太子殿下叹气道。

    “侯小姐果然善解人意,父皇这一走,似乎要将本太子的心都带走了,心里空空的,朝事繁多,让本太子应接不暇,此时太子妃又帮不上忙,这更让本太子心烦意乱,多想有个人聊表心意,诉诉这心中苦闷,罢了!劳烦侯小姐费心,本殿下也累了!!还真想先睡了!”

    话落,候影春傻了眼!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tie.com  抚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