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小学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宸宸是宠物狗的名字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抚州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唐绵绵,“……”

    去他的投怀送抱!

    他的视线瞥见她按着腹部的收,剑眉蹙了一下,才拉着她出了房子。

    安义在车里等着,见到二人出来,赶紧下了车,并且为二人打开了车门。

    唐绵绵弯腰进了车,不安的看了看房子的方向。

    “看什么看?还想进去不成?”他没好气的问道。

    唐绵绵一听就知道这男人是在计较她跟着龙牧野到这里来了,赶紧解释,“我也不想来的,但三爷态度很强硬,就……”

    “少废话!你这是煮的什么东西?还给你!”龙夜爵将先前放着的食盒递给了唐绵绵,明显的嫌弃。

    看到食盒,唐绵绵不免想起了在休息室看到的一幕……

    许轻轻……居然会做那样的事情?

    太让她意外了吧?

    好歹,她也算是她的半个粉丝啊,现在倒好,一点形象都没有了。

    她默默的打开食盒,看着还带着余热的小米粥,拿起勺子一口口的吃了起来。

    他不喜欢,她可喜欢呢,再则,饿了大半天了,她的胃都开始疼痛了,是得吃点东西垫胃才可以。

    龙夜爵看她在吃东西,才收回了视线,渐渐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唐绵绵吃完,身侧的男人都没说任何的话,这让她有些不习惯了。

    这男人何时消停过?

    转过头一看,看到的却是他靠着车椅的浅睡的模样。

    睡着的他,卸下了平日里惯有的冷然和傲慢,多了几分平和和亲近。

    唐绵绵嘴角扬了扬,而后伸手摸摸他的手。

    他应该是太疲惫了吧,不然也不会这么就睡着。

    安义本是开往绝世方向,见龙夜爵睡着,不禁问了一下,“唐小姐,是去绝世还是帝豪?”

    “帝豪吧,他很疲惫的样子,需要休息休息。”唐绵绵轻声的说道。

    安义点了点头,改了车道,往帝豪驶去。

    这一觉,龙夜爵睡得很沉很沉,沉到第二日早上才醒来。

    而唐绵绵小儿癫痫能治吗因为倒时差的缘故,清晨才睡着。

    龙夜爵睡饱,养足了精神,自然多了逗弄她的心思。

    熟睡的他没有防备,就这么任由他为所欲为……

    龙夜爵捏着她脸颊说道,“你这女人什么时候能让我省心?”

    睡梦中的唐绵绵,忍不住伸手推了推干扰自己的人,口中呓语了一句。

    “宸宸,别闹!”

    “……”

    他的动作僵住。

    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僵住。

    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他甚至忘记了呼吸,就这么紧紧的盯着她……

    辰辰!!

    她在叫龙夜辰吗?!

    “唐—绵—绵!!”

    安静的卧室里,爆发出了一阵怒吼,将刚刚睡着的唐绵绵吵醒。

    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睁开一只看了看眼前的情形。

    当看到龙夜爵那张脸上,扬着风雨俱来的怒气之时,整个人吓得激灵了一下,紧张的问道,“怎么,怎么了?”

    怎么了?

    她还一脸无辜的问怎么了?

    龙夜爵用了极大的制止力,才没将这女人从窗户扔出去!

    但也避免不了被踹下床!

    唐绵绵猝不及防,又一次被龙夜爵踹下了床!

    跌得头晕眼花的抱怨,“龙夜爵,你发清早的发什么疯?”

    “滚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他阴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唐绵绵只觉得莫名其妙,不想跟他争论,起身就要出房间……

    只是才走到房门口,身后就响起了阵阵脚步声,下一瞬,整个身子被龙夜爵狠狠的拉着转了个半圆,再狠狠的甩在了墙上。

    他伟岸的身子随即欺压而来,双手用力死死的将她按在墙上,瞳孔做着猛烈的收缩,“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龙夜爵,你弄疼我了!”唐绵绵忍不住抗议。

    他力道大得出奇,这么死按着,她也是人肉之身啊,跟墙壁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好吗?碰不了!

   &nb合肥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sp;“活该!”他低咒了一句,但手上的动作却轻了一些。

    察觉到自己的退让,他心情再度烦躁起来,只能狠狠的吻着她的唇,借此来发泄自己心中找不到出口的怒气。

    唇上被他狠狠的肆虐,唐绵绵只觉得嘴都要被他吃掉了。

    挣扎什么的都没用,女人毕竟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等他啃咬够了,才松开了她。

    唐绵绵只觉得自己的双唇不像是自己的了,火辣的痛着,不用看也知道肿了,双眸指责的盯着他,“你要发脾气,也要告诉我原因吧?我可不想死得莫名其妙!”

    “原因?”

    男人眼眸一眯。

    她还好意思问原因?!

    刚压下去的怒火。再一次被挑拨起来,伸手卡住了她的脖子。

    “龙夜爵……你,咳咳……”唐绵绵难受的咳了起来。

    龙夜爵只用了一点力,亮眼冰冷的发直,“说,辰辰是谁?”

    宸宸?

    唐绵绵心中一惊,慌乱的看向他,“你,你怎么知道?”

    “你刚刚说梦话了!!”龙夜爵怒不可遏的说道,双眸目呲欲裂,压抑的暴躁也快爆发了,“你躺在我身边,却在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唐绵绵,你说我怎么弄死你比较好呢?”

    弄,弄死?

    唐绵绵差点没哭,“你说我做梦叫了宸宸的名字?”

    “对!”他肯定的回答。

    唐绵绵一阵紧张,又试探的问道,“除了叫宸宸,还说其他什么了吗?”

    “你还想说其他的?!”他的声音又高了起来。

    “不是不是!”唐绵绵火速摆手,就怕他再误会什么,“你以为宸宸是谁?”

    “你敢说那个名字就死定了!”

    那个名字?

    唐绵绵一头雾水,想了一下,想到了龙夜辰,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以为我叫的宸宸是龙夜辰?”

    “唐绵绵!!”

    有那么一刻,唐绵绵觉得这吃醋的男人真可爱。

    如果他不对自己用粗的话。

    叹了口气,她四平癫痫病权威医院无奈的解释道,“宸宸,其实是我养的一只宠物狗,龙夜爵,你想得太多了。”

    远在小镇上的龙宸羽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尖迷糊,“怎么回事?怎么忽然打喷嚏了?”

    “外婆说,一个喷嚏有人想,两个喷嚏有人骂,说明有人在想你呗。”龙雅熙鄙夷的说道。

    龙宸羽摸摸鼻子,而后有些淡然的道,“看来是有人想了……阿秋!”

    龙雅熙一点也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有人骂了对不对?”

    “你给我闭嘴!臭丫头!”房间里产来了龙宸羽的怒吼。

    而唐绵绵这边,在听到她的解释之后,龙夜爵的嘴角抽了又抽,而后再度问道,“你说你养的狗叫辰辰?”

    “对啊。”她一点都不脸红的点头。

    面对龙夜爵的时候,必须得脸皮厚一点。不然只有被调戏的份儿。

    “你是有多在乎龙夜辰,居然给一只狗也叫这样的名字。龙夜爵冷冷的嘲讽。

    唐绵绵囧了。

    他这样说,让龙夜辰情何以堪啊?

    而龙氏基金内,龙夜辰也难以忍受的打了两个喷嚏……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许久,龙夜辰的秘书赶紧说道,“会长,你感冒了吧!需要帮你准备感冒药吗?”

    “不用了,继续。”龙夜辰淡淡的摇头,拒绝了秘书的好意。

    一个早上,唐绵绵每每想起这个时刻,都会忍不住笑出声。

    在客厅看新闻的男人,怎么也看不进去。

    遥控器在他手里,都快按坏的节奏,唐绵绵做好早餐叫他吃饭,他才将遥控器一砸,大步的走了古来。

    因为太用力的缘故,遥控器撞到,将频道切换到了其他的台。

    “苏氏企业最近陷入了紧急危机之中,苏氏总裁苏成强病倒,迫于危机压力,不得不召回了远在国外的苏氏继承人苏世杰先生出任代理总裁,记者蹲点守候了多时,都没能见到这位代理总裁的真面目,大家都在猜测,苏氏企业这一次能都熬过去……”

    苏世杰……

    这名字好熟悉!

    唐绵绵顿了顿,看向电视机。

    “晓月!”龙夜爵忽然叫了一声。

    晓月跌跌撞撞湖北癫痫哪里治的好的从厨房跑了出来,紧张的问道,“龙先生,怎么了?”

    “把电视给我关了!”

    然不懂龙先生为何生气,但她只能去关电视。

    唐绵绵只觉得这男人莫名其妙,低头吃自己的早餐。

    龙夜爵吃饭之间,看了她好几眼,看得唐绵绵直想躲。

    许久,等她将手中的酸奶喝完之时,才想起了这个名字为何会这么熟悉,“原来是苏世杰!”

    “砰!”

    对面的男人丢下叉子起身离开了。

    唐绵绵吐吐舌头,看向他离开的背影。

    不用说,又吃醋了。

    天外飞醋也吃,真够可以的!

    不过他吃得也差不多了,她就不去哄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唐绵绵便上楼去了。

    龙夜爵今天没去公司,据说是在等医生来换药。

    算了一下,似乎是到换药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他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一会儿问问吧,哪怕他不高兴也得问。

    还未推门进去,里面就传来了龙夜爵打电话的声音。

    “马上把苏氏企业做一个风险评估,确定之后开始收购!”

    苏氏企业?不就是苏世杰的公司?

    这男人又在闹什么幺蛾子啊!

    唐绵绵一阵无奈,推门进去,男人正好挂了电话,她询问道,“你打算收购苏氏企业?”

    “聪明的女人,不会问男人公事上的问题。”龙夜爵淡漠的说道。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聪明的女人。”唐绵绵无所谓的说道,“苏氏企业本来就陷入经济危机了,你还这么插一手,是不是不太道德?”

    道德?

    她在跟自己讲道德?

    龙夜爵冷冽的视线眯了眯,“唐绵绵,你越是这么护着苏世杰,我就越会对他下手,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明白吗?”

    这么变态的道理,她一点都不想明白好吗!

    唐绵绵忍不住摇头,有些失望,“你真的变得好陌生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tie.com  抚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