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玩 > 正文内容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_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爸爸的黑历史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抚州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

    夜虽已深,但是女孩们没能入睡,聚在帐篷旁的篝火边上聊着天,不过很显然,大家都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目光时不时往黑暗中落去。≌∽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抱着小黑碳回来,大家立刻将我团团围住。

    “没事,已经解决了。”将小黑碳交到神色担忧的黄段子侍女手中,我摸了摸因为担心妹妹而赶忙凑上来的西露丝艾柯露两位公主,笑道。

    “比预料之中的要早一些。”如获珍宝的将女儿搂在怀里,黄段子侍女有些意外的露出询问意思。

    “已经算晚了,月亮升顶的时候,夜魔血脉才苏醒呢。”

    “那为什么……”

    “哈哈,你以为我是让小黑碳吸饱之后,又急急忙忙的跑回营地,让法拉老头把夜魔血脉封印起来,然后再赶回来吗?”

    我得意不可一世的昂首挺胸,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黄段子侍女,傻了眼吧,没想到你这情报头子小侍女也有不知道的一天。

    “难道不是这样?”见女儿没事,洁露卡心情大好,也就不介意让这个笨蛋亲王得瑟一番了。

    “当然不是,听好了,我啊,已经和夜魔血脉苏醒后的莉莉斯约定好了,除非是肚子饿了,不然的话,她不会轻易出现,直到我们把夜魔血脉的问题解决为止。”

    “真的?”听到这个消息。黄段子侍女眼前一亮,露出欣喜目光。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可不就是夜魔血脉无规律的苏醒,做出让人头疼的事情。对小黑碳造成心灵阴影,让她变得更加自卑以及自责,别忘记,血脉苏醒后的莉莉斯的所作所为,小黑碳也是会知道的。

    “嗯。以后安心吧。”拍了拍快要喜极而涕的黄段子侍女的香肩,我看向其他面带微笑的女孩们,张开双臂,将维拉丝抱住。

    “咦……咦咦?呜呜~~为什么又是我?”见那么多人,就选了她抱,小狗狗不由惊慌失措的害羞悲鸣起来。

    “因为维拉丝姐姐欺负起来最有趣嘛。”莎拉在一旁抿嘴笑着。

    “尤其是脸红害羞的样子。”琳娅眨眨美目,补了一刀。

    【小狗狗】三无侍女面无表情的拿出一本巴掌大小的便条本,笔端在上面轻点了点,然后翻转过来,上面写着这三个字。

    我说就你这家伙侵权侵的最不亦乐乎对吧。怎么不再穿副死灵法师的铠甲?!

    “啾一口,啾一口。”西露丝和艾柯露唯恐天下不乱。

    “大家……呜呜~~~大家都在欺负人……不理你们了。”见众叛亲离,维拉丝小狗狗垂头丧气的赌气道。

    “好啦好啦,别生气,我承德市治疗癫痫病的方法可爱的小厨娘,能为丈夫准备点宵夜,大家一起小小的庆祝一番吗?”

    “哼!”生气的维拉丝撇过头去。

    虽说如此,看起来一副闹别扭的样子,当我放开她的时候,这可爱的小人妻还是哼着欢快小调。积极主动的准备宵夜去了。

    第二天大早起床,我发现睡在身边的小黑碳不见了踪影。

    一定又是躲到哪里自我厌恶的自责着。

    我迅速的穿好衣服,披上斗篷外出,果然。在不远处的丛林之中找到了小黑碳的身影。

    “爸爸……”见我来了,小黑碳张了张嘴,躲到树后面,那沮丧胆怯的样子让人看了难过。

    “小黑碳,怎么了?再不回去的话,大家要担心咯?”来到小黑碳面前。我弯下腰,轻轻摸着她的头发。

    “又……又做了那样的事情,没有脸……见爸爸……和妈妈。”小黑碳拉耸着脑袋,低着头,不敢和我的目光对视。

    “怎么会呢,爸爸也是超喜欢那样和爸爸撒娇的小黑碳哦。”一把将小黑碳搂在怀里,轻轻蹭着她的脸蛋,我笑着说道。

    “不对……那样的小黑碳……太奇怪了……不会有人喜欢……竟然能说出那么过分的话……那样的……欺负爸爸……一定是被讨厌了。”

    不断摇着头,小黑碳固执的说道,也难怪她会这么想,一般来说,莉莉斯那副将男性当成牲畜一样看待的恶劣思想行为,以及对我表露出来的,毫不掩饰的憎恨感情,受到这样的待遇,根本不会有人高兴得起来吧。

    但是我可不同,因为我是抖……不对!抖什么抖啊混蛋!因为那个人是我的女儿,我是小黑碳、是莉莉斯的父亲,所以完全不会介意,只把对方的举动当成是撒娇。

    拒绝做抖M,解除了节操丧失的大危机,我将小黑碳抱的更紧,使劲蹭着,让她能够感受到我对她疼爱。

    “比如说,打个比方,有一天,我也像那样打骂小黑碳,当然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我只不过是打个比方罢了,如果是这样,小黑碳会讨厌我吗?”

    “不会。”话刚落音,小黑碳的头摇的更加快。

    “绝对不会,无论怎么样,小黑碳都最喜欢爸爸了。”

    听到这句话,我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昨晚被莉莉斯一句【根本不需要爸爸这种东西】所造成的伤口,瞬间就痊愈了。

    “那就是了,小黑碳能够原谅爸爸,即使爸爸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也不会讨厌爸爸,那么反过来,即使小黑碳对爸爸做了过分的事情,爸爸会讨厌小黑碳吗?难道小黑碳以为,爸爸对你的爱,比不上你对爸爸的爱吗?”

    “可是……可是……”小黑碳终于颤抖的抬起头,泪水已经湿透了她的水银色刘海的发梢末端,和眯着的双眼粘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狼狈。就好像是刚刚出生,浑身还粘着胎水的幼猫般,让人怜爱。

    “不要可是了,小黑碳这样想。可是对爸爸的不信任哦,爸爸呀,无论何时,遇到什么事情,都绝对绝对不会讨厌小黑碳。不会抛弃小黑碳,小黑碳只要紧紧记住这一点,这样相信着爸爸,就可以了,知道吗?”

    伸手轻柔的将小黑碳的刘海拨开,擦干发梢以北京电力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及眼眶边上的泪迹,我柔声而有郑重有力的说道。

    “恩。”那眯着的眼睛睁了开来,变成又大又亮,有着让人难以相信的美丽的双眼,里面水蓝玛瑙的宝石般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闪烁着晶莹亮光。

    “知道就好,来,擦干眼泪,我们一起回去吧,让妈妈看到你这副模样,肯定会以为我欺负小黑碳了,然后用可怕的手段对付爸爸。”

    想到黄段子侍女无节操的吐槽攻击以及花样百出的过期避孕药偷袭,我打了一个冷战。

    “不但看到了,误会了。而且还听到了卑鄙的爸爸,背着妈妈在女儿面前说妈妈的坏话。”正在想着,身后传来黄段子侍女冷淡的声线。

    糟糕!

    我抱着小黑碳回过头,摆出防御架势。

    “小黑碳。别担心,我们父女同心,一起合力打败邪恶的妈妈。”

    “这……呜呜……这……”小黑碳为难的看看我,又看看黄段子侍女,就像夹杂在父亲与母亲之间的修罗场。

    “好了,别让小黑碳为难了。你这笨蛋亲王!”叹了一口气,黄段子侍女走上前来,给了我的额头一记温柔的手刀,然后牵起小黑碳的小手。

    “早餐准备好了,一起回去吧。”

    “嗯。”看看我,看看黄段子侍女,小黑碳重重把头一点,露出难以见到的,淡淡的灿烂温暖笑容,那一瞬间的纯真美丽,宛如明媚的带着阳光味道的柔软轻风从脸颊旁边拂过,让我和黄段子侍女都看呆了。

    早餐过后,历练继续开始,三个女儿当头,向埋骨之地杀了过去,一路留下了成百上千具怪物的尸体,所向披靡。

    尤其是小黑碳,比往常更加卖力了,操纵着她的两具骷髅,见了敌人就冲,手中仅仅一个远程技能【牙】,也依仗着充沛的法力,不断释放,变得熟练起来。

    虽然我曾经说过,牙这个技能,作用并不大,其实这句话并非绝对的,任何技能,只要挖掘到深处,掌握到登峰造极,都难有高下之分,牙也是一样,如果小黑碳能将这个技能运用的炉火纯青,并加以优化到最大极限的话,绝对不会比什么终极技能弱。

    当然,这个过程是艰难无比的,就算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把每一个技能都熟练掌握到极致,只能有选择性的挑几个技能专精,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我的意思是这样,嗯嗯。

    大家都能看出来小黑碳的改变,前面的历练,她还会故意把一些怪物留给西露丝和艾柯露,不敢独享经验,现在,只要是出现在她眼前,离她较近的怪物,则杀无赦。

    对于这种变化,我心里十分了然。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小黑碳一定不希望血脉苏醒以后的她,继续对我恶言相向,心怀憎恨,她要快点变得强大起来,做点什么,让自己即便是在苏醒状态时,也能尽量克制自己的言行举止,不想让我再受到另外一个她的伤害。

    这是一个好倾向,只要小黑碳肯往这个方向努力,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和血脉融合的方法,让她现在的性格,不至于被夜魔的强势性格所淹没,当然,我也希望夜魔的强势性格,能够稍稍改变一下她现在胆怯自卑的性格,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第三日,我们来到了埋骨之地的入口出,一阵阵刺骨腐臭的阴风请问孩子患上了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呢?从里面吹出来,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腐尸哀嚎声,胆子小一点的新人冒险者,来到这里,恐怕都要望而却步。

    想起刚刚穿越到暗黑大陆没多久,我差点就被老酒鬼用一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据说能够在营地里九折购物的战士荣誉徽章,傻乎乎的骗来这里杀血鸦,我心里就一片的……阴暗。

    哼哼,是时候了。让女儿们认识到这个世界有多么的黑暗,谎言和陷阱随时都会乘机而入,绝对不能轻易的相信陌生人。

    我咳嗽几声,来到队伍面前。回过头面对着三位宝贝女儿,神色肃然。

    “知道吗?我的宝贝女儿们喲,在营地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只要能在五级之前打败血鸦,就能够获得一枚荣耀徽章。凭着这枚徽章,可以在营地任何商店酒吧九折购物。”吊胃口的顿了顿,我继续说道。

    “很荣幸,爸爸就是徽章的获得者之一,现在呢,爸爸已经不需要这枚徽章了,所以,如果等会你们谁将血鸦干掉,爸爸就将这枚徽章送给……噗喔!!!”

    话还未说完,我就被黄段子侍女一记李小龙飞腿给踹飞了。

    “别在女儿面前卖弄你的黑历史你这笨蛋亲王!”耳边还听到了黄段子侍女这样的娇喝声。

    阿勒?怎么回事。她是怎么知道这枚徽章是我的黑历史来着,我明明隐瞒的很好,应该没有人知道才对呀?

    不过,想到这笨蛋侍女是精灵族的情报头子,我也不觉得意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拼命朝她使眼色,恳求美丽端庄威严高贵优雅温柔的洁露卡大人,千万保密,不要向众人公布这段黑历史。

    但是……

    为什么众人的目光。都是如此怜悯呢?一副好像早就已经知道了的样子。

    “虽然我是可以帮殿下保密,但是……”

    两手叉腰,就连黄段子侍女也在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没有乘机吐槽抹黑。好像在说,够了,真的已经够了,这家伙已经够可怜了,就算是我也没办法狠心继续欺负了。

    噢噢噢————!!!混蛋,别用这种温柔的目光注视我!

    我就像暴露在太阳底下的吸血鬼一样。以手遮脸,挡住了来自对面的残酷温柔。

    “但是呢,其实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是谁,究竟是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红着眼,像输急了的赌徒一样。

    “这个嘛……我是无意中从卡夏大人那里听来的。”

    “我也是。”

    “我也是……”

    看到女孩们的反应,我当时就跪了。

    混蛋,消失了一段时间,我居然大意的把那大嘴巴的老酒鬼给忘了,自己保密的再好有个毛用啊!

    老酒鬼,你给我记着!!!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小黑碳是在老酒鬼走了以后才苏醒回到营地的,也就是说她不知道这件事,至少,我还能在她的面前保住最后一丝父亲的尊严。

  &治疗婴儿癫痫症吃什么药nbsp; 想到这里,我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露出获得救赎的安心神色。

    “如果是小黑碳的话,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就在这时,忽然飘到耳边的一句话,将我手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给撕的粉碎。

    黄段子侍女,你这家伙啊!!!

    “不光是这件事,你的全部黑历史,我所知道的,都已经和小黑碳说过了哦。”无视我愤愤的目光,这嚣张侍女继续说出不得了的话。

    “为……为什么?”我连生气都已经等不及了,喷出一口壮观的老血,虚弱问道。

    “不是挺好的吗?让小黑碳知道父亲的过往事迹,可以增进了解,更加亲近。”

    “也就是说,把我那些光辉事迹也对小黑碳说了?”我忽然又升起一丝希望,咳咳,怎么说呢,咱的黑历史虽然不少,但是那些了不得的战绩,也同样显赫。

    两者相冲,或许能够抵消我的负面形象也说不定,大概。

    “没有。”

    “到是都给我说出来啊!别光是顾着黑我!什么叫让小黑碳更了解我,你只不过是单纯的想在女儿面前抹黑父亲的形象而已吧!!!”我怒然掀翻心灵之中的万张茶几,发出咆哮。

    “抹黑父亲的形象,变相的提升了母亲的形象,这就叫踩着别人的尸体上位,抱歉了,亲王殿下,我已经先你一步,让女儿了解到这个世界的阴暗了,你就功成身退了吧。”

    露出狡黠的笑意,黄段子侍女温柔的抚摸着女儿的头,这样对我说道。

    “噗————!!”我再次喷出一口老血。

    看到这一幕,女孩们除了苦笑以外,还能露出什么表情?

    这一对神奇的亲王殿下和贴身侍女,还真是天生的冤家一对啊。

    就在这时,小黑碳忽然蹭蹭的跑上来,来到已经倒在地上,气若游丝,HP红条只剩下头发那么粗的父亲身旁蹲下,两只小手握上来,将那枚被我紧紧攥在手心的徽章,抠出来,珍重的放到口袋里面。

    “爸爸。”一边害羞胆怯着,一边却用仿佛宣誓一样的肃然目光,小黑碳严肃的看着我。

    “血鸦就交给小黑碳吧,奖励,提前收下。”

    看着神色害羞而认真的小黑碳,我两眼泪汪汪,感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抱着她,一个劲的欣慰抹泪。

    有这样的贴心女儿,洒家这辈子值了。

    “哎呀哎呀,真是看不下去了,居然还要女儿安慰才行,真是没有用的亲王殿下。”洁露卡摇头叹气,目光却格外的温柔,满足。

    埋骨之地的天空,阴沉沉一片,身穿灰褐色的束紧轻便衣甲,手持流萤长弓的血鸦,抬头看了看天上,掐指一算,心中一紧,仿佛听到了死神镰刀的破风声响起。

    你,已经死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tie.com  抚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